国虫网

 找回密码
 虫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20|回复: 13

[分享] 蟋蟀(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9 11: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红袍 于 2020-5-9 11:21 编辑

一   捉蟋蟀         

      儿时的我十分喜爱小昆虫,什么“金唔虫”、“蚜唔子”、“金铃子”等,特别是秋分时节的“財吉”(上海话“蟋蟀”的发音叫“財吉”)。看,它们有从头到尾盔甲似的身躯,又黑又亮的,显得威风凛凛!头上一对长长的触角(上海话称 “须”),不停得进行360度全方位“搜索”。它的三对腿,一对比一对长,一对比一对粗,最后的大腿粗壮有力,长着许多小刺,让人觉得有点“汗毛凛凛”。公的还是母的如何区分?只要细细观察蟋蟀后面那几根“天线”似的尾部(上海话称“戕”),两根尾巴是公的(上海话称“蜺眉子”),母的中间还有一根长戕,呈“山”字形(上海话称“三眉子”)。
小时候我总爱跟父亲外出捉“財吉”,蟋蟀通常栖息于砖石下、土洞中、草丛、树木的缝隙中。记得当年一个星期天的凌晨,天还是黒黒的,天气还算凉爽,因为野地里蚊子多,我们穿着长袖衬衣及长裤,手拿手电筒及虫网,来到三林塘地区的一片废弃的农田。 “瞿---瞿---”声,则是“蜺眉子”求偶叫声; “唧唧吱----、唧唧吱----” 则是“蜺眉子”遇“三眉子”时的鸣叫声;发出带颤的“吱----、吱----”声,则是“財吉”交配时柔情蜜意,互表仰慕之情所发出的声音。这时只见老爸一只手用“鉨凿”(螺丝刀)刨土,手电筒咬在嘴里,像“侦探片”中的间谍,样子怪怪的,只要捉到虫,装进“竹管筒”,交给我放进布袋里,我就这麽轻松。
只见一个土洞口,有只蟋蟀个头挺大,红红的脑袋,大腿又黑又粗,全身油光发亮,还不停地发出“瞿---瞿---”的叫声,哎!也真怪,手电照着那只蟋蟀,它一动不动,照样叫得很欢,父亲说:“这叫求偶的专一,这虫肯定到手”。我突然大叫一声“看到了,看到了”,那只蟋蟀似乎觉察到了危险,身子一扭,钻进了深洞,“唉呀!糟糕!”,我还在大呼小叫的,父亲说:“財吉最怕声音及风吹草动”。我感到深深地惋惜,我说:“挖开洞,不就得了”,“傻瓜!你一挖洞,洞塌 了压死蟋蟀,或就是捅死蟋蟀。父亲说:“不急,它还会出来,不过好的虫子你惊动了它,它很难再出来”。
等了一段时间那只蟋蟀还是不出来,碰到其他一般的蟋蟀我们早就放弃、转移目标了,可老爸认定这只一定是个好虫。再等了一会,老爸说:“用水灌”,我正想哪来的水啊?老爸继续说:“秋生,对着洞撒泡尿,它一定出来”。听老爸的,对准洞口撒尿,还没撒完,果然!那只蟋蟀就像碎汉似的摇摇晃晃地出洞了,“停,不要撒了!”老爸不由自主的说。小孩撒尿哪有突然停止,我一吓,连忙转向老爸的双腿又继续撒了一阵子。老爸顾不得这些了,用“財吉网”轻轻一扣,就将那只蟋蟀“捉拿归案”,“好虫!号虫!这是个紫牙青麻头”,老爸隔着网仔细的观察着。“比起刚才捉的那几个山东虫(老爸只要看过的虫子就知道出自什么地方的品种),我看不见得比上海七宝、三林塘的土虫好嘛”, 老爸洋洋得意的说。
天亮了,蟋蟀也捉得差不多了,这天我们满载而归。老爸在回家路上跟我说:“財吉千万不要到农田、民宅花园里去捉,否则损坏农作物、名花异草,轻者没收虫网和手电筒,重者则挨打受罚,那才得不偿失呢”!

二  斗蟋蟀
        蟀扑捉后必须分盆别类,静养一段时间,使它们不断适应新的环境。白露之前蟋蟀决不能“开毛钳”(开斗),干老的红牙最好在秋分后上阵。从形体上观察,识别虫子是否可以开斗,必须是揭盖后虫子挺立盆中央昂首苍天,双须舞动,六爪凌空;拉干屎,项胫上细绒毛已将褪尽。
雌雄蟋蟀并不是通过“自由恋爱”而成就“百年之好”的。哪只雄蟋蟀勇猛善斗,打败了其它同性,那它就获得了对雌蟋蟀的占有权。蟋蟀更有互相残杀之现象,两雄相遇,各自转动着长长的触须,寻找有利位置,一场激战在所难免。首先猛烈振翅鸣叫,一是给自己鼓劲加油,二是要灭灭对手的威风,紧接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对方,呲牙咧嘴的开始决斗。头顶,脚踢,旋转、翻滚,勇敢地博杀。好像它们这一身战甲真的专门是为打架而天生的。几个回合之后,弱者垂头丧气,败下阵去,胜者仰头挺胸,趾高气昂,鸣歌高唱。

记得一次“花园坊”前弄堂叫“宝宝”的年轻人,手捧一“冠军”蟋蟀盆,到我家挑战老父亲的爱虫。父亲揭盖一看:一道金光,乃是一条“墨牙青”,且已六爪凌空。“好虫!好虫!出自金山的墨牙青”老爸连声称道。民间百姓称墨牙青为“黑头将军”,一只既能鸣又善斗的好蟋蟀,是蟋蟀王国中的王者。不过老爸对“宝宝”说:“你最好再养而天,“宝宝”说:“我问过人家了,此虫可以开斗” 。 “宝宝”一定要与老爸斗此蟋蟀。
还记得上次捉到的紫牙青麻头吗?是啊!就是那只三林塘捉到的蟋蟀。老爸一看,“老天乐盖”盆里的紫牙青麻头,个头与“宝宝”的墨牙青差不多,“就斗这个怎么样” ?老爸说,“宝宝”说:行。这时我家天井已聚满了“里三层外三层”凑热闹的邻居们,老爸拿出一个专斗蟋蟀用的公盆(斗蟋蟀不成文的规定:斗蟋蟀不用各自的蟋蟀盆,应放入各自蟋蟀不熟悉的公盆),中间用硬纸板隔 开,各自用蟋蟀小房将蟋蟀引入公盆,“大家只管看,屏住呼吸,不许讲话,开斗!”老爸说着拉开“闸门”(硬纸板),一场惨烈的肉搏战即将开始。
“闸门”一开,各自蟋蟀已摆开了阵势, 一开场便连咬几个“滚翻”,彼此各显威风,弹、跳、腾、咬、啄,18般武艺轮番上阵,直咬得天昏地暗。几分钟后,双方已咬得遍体鳞伤,头、项、肚及大腿上珠水点点,牙齿也向二边撬翻,大战20余回合后,因老爸的“紫牙青麻头”个头略小了几点,斗盆里的“黑头将军”明显占了上风,一次次将“紫牙青麻头”逼到角落,“黑头将军”欲下狠口迅速追杀对手,但“紫牙青麻头”甚是狡猾,每每在险至毫发之际,腾挪换位,绕到敌后稍作休息,又再度纠缠。暴跳如雷的“黑头将军”终于瞅准机会,抢冲一步,锁住“紫牙青麻头”的单钳死命一绞,老爸的“紫牙青麻头”颤颤坡坡地逃开,双牙已痛得不能合拢,浆水泊泊而出,但双方都并无得胜的鸣叫,“黑头将军”也死命似的梳理着双牙。
蟋蟀被分隔两边,少时片刻,见双方蟋蟀的斗牙都已闭合。老爸用“须草”轻点“紫牙青麻头”的左右饭须,它被引得发痒,又张开大牙,“须草”加速追打它头部,“紫牙青麻头”斗性重燃,“瞿瞿”地叫嚣起来。“虚张声势罢了,有啥用场?”,“宝宝”在一旁嘀咕着。起闸再斗,“紫牙青麻头”虽然仍处下风,但玩命似地跟“黑头将军”纠缠,僵持之间“黑头将军”突然一个退缩,好像吃了“紫牙青麻头”什么暗亏,扭转屁股连连爬壁,相反“紫牙青麻头”高竖双翅一路追打, 傲然地大声长鸣,显得十分得意。落闸后再怎么引草,败相毕露的“黑头将军”再也不肯张牙了。
“哪能会这样”?“宝宝”不迭地咒骂着,围观者也纷纷大跌眼镜。老爸在大笑声中起身,说:“可惜!真可惜!你这条‘墨牙青’,论虫品比我这条‘紫牙青麻头’高出不知要多少,份量也至少重二、三点,不过你早斗了五天,早秋的‘墨牙青’还没长足,嫩了点。再看这条‘紫牙青麻头’,头光锃亮,项毛退尽,尾肚下沉,六爪腾空,正是韧劲最足的时候。要是五天以后你找我斗,我才不会送给你开毛钳呢,哈哈!”旁边有人翘边:“昏头啦你,敢跟老法师斗虫,人家老法师养过的虫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以后多学着点。”
斗完蟋蟀,老爸跟“宝宝”说:“这虫输了没关系,还嫩着呢,回去半天不喂食,一天不给水喝,静养一星期,保你还是常胜将军。不像老虫咬掉牙浆,吃了败仗,心理上还会产生畏惧情结,以后再难横刀立马,力保常胜。

据说:“宝宝”至那以后,养蟋蟀“门槛”越来越精,每年都要大赌一把,因他知道我老爸的脾气,“赌者莫来往”,故再也没与老爸交流蟋蟀经,听说“宝宝”赌性太大,还被管教过一陈子。可见,玩弄蟋蟀一定要注意不要玩物丧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5-9 11: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您辛苦。
 楼主| 发表于 2020-5-9 13: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我写的,是转载别人的文章

点评

我知道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5-10 18:04
发表于 2020-5-9 13: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5-9 14: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3_292:}
发表于 2020-5-9 16: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5-9 17: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3_292:}
发表于 2020-5-9 21: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5-10 08: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5-10 08: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5-10 18: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红袍 发表于 2020-5-9 13:03
不是我写的,是转载别人的文章

我知道啊。
发表于 2020-5-11 08: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5-12 12: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5-12 22: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3_292:}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虫网蟋蟀论坛 ( 苏ICP备13046818号  

GMT+8, 2020-6-7 17:49 , Processed in 0.05695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主机支持:安雄科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