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虫网

 找回密码
 虫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628|回复: 96

[分享] 【92年潘志链先生的三只虫王 作者:杨平 童逊扬】全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0 21: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馬哥 于 2013-12-2 20:25 编辑

              
                                   

   将军蟋蟀的故事—大王 1992年宁阳出土,32点。此虫体型为大四平相。照片上体色有一定的失真,在我的眼里为白、淡褐、淡红色的混合,但仍为整皮整色。牙色淡红,牙根极其粗壮,牙尖朝向腹部。 潘志链称其为“红牙白”;周志浩称其为“淡青”;余维良(阿八头)称其为“黄虫”。仅凭这些虫界“大亨”的不同称呼,也可看出此虫一问世,便与众不同地充满着传奇色彩。 此虫原为火光汉老前辈所有。后由其子火建民先生在老潘家里与虫友“开毛钳”时,被老潘慧眼识宝,出价2000元收下。随后,在老潘的推荐下,虫界奇才童逊扬先生出价10000元购得一半使用权。
    从此,大王蟋蟀便开始了令人荡气回肠地戎马生涯。 大王一上场,任何将军只要一碰便扭头。有一只蟋蟀到了大王面前似乎没有交口就没牙了,虫主大呼“冤枉”,拒不认输。但是第二天,他主动打电话给老潘:“我的虫牙齿被咬得裂开了,你这只虫不得了!” 如此凶悍的斗口,童先生还从未见识过。于是,童先生等人捧着大王,满城寻斗。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人敢于应战,大王必定到场,就是车轮大战也在所不惜。童先生将大王当作机器使用了。 就是机器也应该有保养休息的时间呀。连日征战后的一天,在连胜2场后,接下去的一场大战,大王终于支持不住了,因为没有及时起叫,按照上海斗场的规则输“局面”被判负。  
    捧着被打败的大王,童先生瘟鸡般地回到老潘家里。这时,老潘的经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断定大王休养一段时间后,可以复出!七天后,大王重出江湖。 大王被打败的消息刮风似地传遍上海虫坛。面对复出的大王,各路高手蜂拥而至,大有将其一口吞下的气势。如此场面,使得身经百战的潘家父子也慌了神,大儿子永芳做出了不相帮的决定。这一来,更助长了对方的气焰。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没有多少玩虫经验的童逊扬反被激起豪情万丈,一人独揽全局,将所有条件全盘接下!大王的英雄本色终于显山露水,它没有辜负主人的厚望,经过惊心动魄的三场大战,挑战者们被杀得丢盔卸甲,俯首称臣!胜利者硕果累累……此时的上海滩,已无人再敢应战。  
    最后一场是在浙江嘉兴。大王被牵到对手面前时已无力张牙,面对疯狂的鸣叫声慢慢地转过身去,而对方也不敢上前去咬它,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老潘赶紧去王开照相馆拍照。第三天,大王站立盆中静静地升天了。大王一生中共打败多少敌人,连其主人也没有计算清楚!
等着看二大王、三大王故事的朋友要失望了,因这两只大王蟋蟀等级太高,均一碰便赢,无精彩故事可述。 二大王,1992年出土于杭州。此虫为标准的“柜台型”长相,通体为黄褐色,大黄板钳。粗眉、双星、漏正的特征明显,但未到“八败”的程度。 在上海七浦路的斗场上,又被老潘慧眼识宝,以7000元高价购进。随后,也跟随童逊扬先生南北转战,一生未败。 这是一只真正的“电警棍”。来虫一着牙,便要颤抖。雄霸杭州的“虫王”与二大王一交口,竟蹦起一尺高,落地便完。
    三大王,1992年出土于上海浦东扬高路6号桥,20点,“柜台型”长相,全身漆黑,斗丝极其隐沉,依稀可见,紫花钳(也有人称“黑老红钳”),最显著特征为“白马门(牙帘)”。 又是老潘慧眼识宝,以800元收购,随后原价转让给童逊扬先生。童先生天性好斗,中午得虫后,转身即进斗场,仅半天工夫,一口一只连胜三路。 由于此虫体色非常接近虫王“真黑”色,体型也符合“柜台型”标准,故最为凶狠,来虫无论大小,一触即溃。许多人将其诬陷为“药水虫”而拒绝认输。 此虫也是一生未败。多年后,凡是与三大王对阵过的虫友,都怀着崇敬的心情说:三王最是了不起!
    二大王、三大王一生中究竟打败过多少敌人?其主人同样没有计算清楚。但是,老潘告诉我:“这三只大王蟋蟀都差不多,每一只至少走了38路以上。” 还是“异虫”,大小统吃。以后的十余年间,如此辉煌的战绩,在上海滩上还未曾出现过。我也曾见过几只号称走了30—40路的蟋蟀,1.无法证实;2.未上过最高规格的比赛。另外出现过几只体色漆黑的“红牙青”,尽管斗得很凶,可惜路数走得太少。
         

                                     写个续篇~~作者童先生
    想为杨平先生的“老潘手下三虫王”写个续篇与虫友同乐,因本人是此文中的当事人对旧事的回忆还历历在目,有关二大王、三大王的征战历程以及各种趣闻乐事我记忆犹新,很想拿出来与各位虫友分享,作者杨平先生是我好朋友,就是多年不见不知联系方式,擅自为他写个续篇想必不会怪罪我吧!
               
   (一)二大王的戎马一秋 三条虫王中的二大王最为骁勇,长相平平却有不少优点如包扎紧、项皮宽、牙拖盆底等。此虫得来是一次巧遇,那天我带了条凶头虫去七浦路一家场子寻斗,自诩带去的那条紫大头很是了得,出过三路且正当龄,黒老红钳头大项宽一付将军打扮,大小约4斟上下,窑主拿出的虫龙型明显小于我的紫大头约3斟半,我心中窃喜:这回可轻松拿下,要知道以前我来这里斗虫虽是上风多几条但在大小上从占不了他们便宜,都精得很,与我同去的是潘家老三永明,由他给我当虫师我很放心。当即议定斗花数后落栅,一场恶斗就此开始。其实我说恶斗场面远不如想像那般精采,两虫对牙入口,上来就是个双紧夹,我占着上宾位置当然看得仔细,清楚地看到紫大头交口后混身抽搐了一下随即跌开,在栅子边定须木了足有一分钟,“触电夹”,我暗中为对方虫叫好。随着对方起叫我方打草无牙、落栅再碰头、别头,下风成了定局。提虫后我暗忖:碰到大好佬了。莫非遇到虫王了?紫大头并非卵泡,在上几路上风表现极佳,斗相好口重,且吃夹还夹绝对是个走长路的将军苗子,可今天、、、、、、败得一点腔调没有,郁闷啊。回到家后我脑里挥之不去的不是今天的胜败而是碰到个特级好么是,一定要想法弄过来,啥办法?出高分买呗,这可是我一贯的作风。主意已定,我叫上小潘直奔七浦路而去,窑家是老相识,年年在他家要斗好几十场,估计会给我点面子的。到了他家后刚坐下,他好像早知我来意,没待我开口就说,“看相我的棚顶了吧,它已经走了7、8路上风,都没大打,看双枪双须能证实,(其实尾锋断了大半截)都是一口酥赢的。我和搭子早商量好了,这虫只有到你手里才会出采,拿去吧,就有个条件,虫分1组,今后你每打一场我们帮花2K,可以吧?”我答:“不是还你价,还不知虫到底有多硬呢,这样吧,虫本打七折,到我手打第一路上风再另外给一组,帮花就免了,不用天天跟着我,要5上风也不过这数啊 ”,当即搞定我们捧虫而去,(虫当然由小潘带回调养,他老爸可是养虫看虫老法师哦),就此,二大王的戎马生涯开始,随我转战上海滩各个大小斗场,甚至到过南北各地。
   上文说到那天半夜去七浦路拿到了一条好虫,第二天经老潘过眼确定是将才,我对看虫判虫来说一向是个“盲子”,只知是这山东虫出自宁津,虫主邻居在山东贩子在旅馆里50元收的。我爱玩虫尤其喜欢看其格斗,经历过各种斗场,对虫的斗相、夹口有一定认识,因此“拔凶头”我最在行,真正好虫不会大打取胜,除非遇到同级别的但这机遇概率毕竟较小,这就是虫王之所以能走长路的原因。紧接着我带了小潘去了南市沙场街,还得验证一下此虫的实力,这可是必需的。随便找了个场子进去后叠到一条厘码差不多的就斗了,花不是很大,本来就打算试下牙口嘛。结果如我所想,一口啄死没费力。说到啄死这仅是虫界一句口头语并非真的死了,就是斗败了而言。但接下来发生的却不一般。上风后我没提虫,叫了句“有没有连斗的”,过了半响上来个有点岁数的熟人,拿出条虫问我连斗否。照例是小潘先过目,连连摇头说大太多不斗。我拿来一看是个督,拍子大我虫好多,但我估摸分量因差不多少,进进吊场的话也叠得拢。“斗吧!”我说。落盒后两虫照面,督被二大王抢了个单箝啄翻在地白肚朝天,待二王松口后怪事出现,那只督六抓挣扎了几下却没能翻过身来,不动了。“咬死脱了!”围观的人一片惊呼,于是乎我们上风提虫,也不去管对方虫死活与否了,初战告捷,我心里有了底,当晚去了虹口的一家大场子,临走老潘苦苦劝我说连斗两条起码得养三五天,“不搭界的,打得不费力,动都没动呢”,就这样二大王进了虹口的场子,带出一段当年哄动上海虫圈子的奇闻。
   当晚去了乍浦路的一家小屋,带我去的是福佑路小牛,他说那边虹黒也在。说到虹黒就是虹口区黒狼,与我们南市区阿七头,二人在虫圈里并称“南七虹黒”,赫赫有名的“市级模子”。虹黒是最早一批去山东收虫的,曾有山东虫斗杭虫18比1的佳话留传坊间。双方互相看虫后,还真配上了,厘码都是35点上下,对方一条黄麻头,色相齐全正当龄,开盖就在不停地叫。然后议台花,我说本打2组,不接帮花。他们商量后,其中一个看热闹的大户反帮到了我这边,接了他们自己一边的人一组。他们那边人多当然有人接。起斗后,二虫刚一照面只听噗嗤一声黄麻头弹上了栅沿,咧着牙还不停在叫,是个叫鬼才!二王上风夹当然也叫。对方领草的将虫拨下后芡草,领着那虫来到我虫面前草也不停就势打了个冲锋(这在正规场子是犯规动作),但那黄麻头不争气,还未交口就别头而去,躲到角上还是瞿瞿叫不停。“啥咯才积阿,哼!本打2组!”“迭种垃圾才积,侬看,粗眉毛、塌鼻涕、双星!”还有一句哽在喉咙口的没说的潜台词应是“药水虫!”接下来的局面可想而知,在一片“封盆!”的吵闹声中,黒狼对我说“斗虫规矩侬懂伐?阿拉认为你这虫有问题,要封盆验,放24小时双方萝卜水汏浴,复虫输赢加倍,帮花的分也一样加倍,全由你付,共6组!要么现在认输付3组,你看着办”,要命这下可好,斗虫变斗人了。跟他们解释看来是没用的,认输付分想都别想,碰到过弄堂模子赖花的,却没遇到连赖带诈的。我和阿牛一商量,同意封盆,阿牛当即打电话叫来一小弟担任守夜,他们也派一人同守。当晚消息传遍南市,福佑路毛毛等闻声赶来找他们论理,毛毛说了句“伊斗虫也是市级的,虫硬人更硬,凭啥说虫有家生,想赖分你是困扁头了”我劝住了他们,心忖虫胜负格局已定,就是复十遍他们也是个“输”字,来人给了他压力谅必也不敢再斗人,就等着复虫吧。到了第二天晚上一过去,黒狼的态度早有了180度的转变,挂着笑脸说“早知道都是虫圈的,更本不用这样了,我看这样好伐,虫照样复,花就不加倍了,友谊第一嘛大家不伤和气好伐?”真个老油子苗头不对想熄火,顺带把加倍的规矩给废了。我表示同意时我们这边的人不时手顶我要意思当然是让我别答应,而我早就不想纠缠下去,只要不赖讲好的分,就宁事息人吧。往下的过程想必大家都猜到了,那黄麻头碰头不斗,却瞿瞿叫,仔细一看牙帘都落不下去了,哪会再斗,对方虫师说是上一次上风打得太激烈夹咙伤了。我叉了他句有伤还拿出来是否心智不全阿。接着提虫结米,就在此时他们起了内哄,就是那个帮花在我虫上的人不买帐,一定要他们加倍付,2组,说按场子规矩办。道理正确!但不管我屁事,在他们争吵声中我们离开了。由此二王第一次进大场子轻松上风,当晚我给七浦路窑家送了分,皆大欢喜。 话说第二天中午我到了老潘家,他也知到我这人很“烫”早按捺不着要去寻斗,早已准备停当,虫已经他一夜调养(伺候虫真是个累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虫友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0 21: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老先生养虫功夫虫界一流。此刻二大王已过足了蛉,站在盆中和我一样昂首待战呢。我与小潘拎包出了门,临走老潘还是一如既往千叮万嘱要小心。这次我们直奔卢湾区一家场子,那个窑家为人不错的。进门坐定后开盆看了二王说,今天有戏了,原来他那边弄堂出了条大凶头,上风好几场,问我是否会一会,他们要花的,整个弄堂帮他。我说没问题。于是他出去约人。不到十分钟,门外来了一大帮子,黒压压一片估摸有30多。这也是常事,有好虫大家都想看个热闹帮个花。于是放进来十几个,没资格的在外听消息。落栅看虫,是条少了小半个翅的烂衣,大头宽项黄板钳,叫声沙沙的低沉有力,厘码大上我们好几点。小潘一看二话不说就要撤虫,我说慢,问他们斗多少,一听我松口他们来了劲,说稍宽点,人多。我答2组辣子。于是他们开始派花,2K一份共十份,凑齐交窑家。因为以前碰到过斗后结花少份子的,查也无结果,有些小刁会使赖。收齐后有个留洋回来绰号小日本的急了,因帮不进拉着窑家在求说也要来份。他可是这儿的帮分主力,我就对他说,小日本这样吧,我跟你另外看一组如何,他欣然答应。到了此时,我又看了一眼格子里的虫说:“今天索兴搞搞清爽,还有人帮的我全接。”门外呼啦一下子热闹起来,一阵嘈动后传进来一叠,足有七、八K。好戏开场,八仙桌拉开,一圈人围得紧紧的,后面凳上站满人,好家伙连沙发上也踩上去了,窑家遭殃。两虫交会,进口就搭了个链条,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二大王嘴门一个发力头往上一昂,生生把那烂衣提起来六抓离了地,腾空在抽搐争扎。待到二王松下口后再看那虫,早就脱了龙型,一对大腿开飞机,肚皮贴着草纸不停起伏,已不像个才积了。见状整个房间顿时鸦雀无声,都呆了。上风领正下风补草,对方芡草的手在抖,糊乱打了几草那烂衣只会跌跌撞撞的逃开,于是草一扔说:“没了”。型式还得遵守,落闸一分钟补草开闸碰面别头到底无牙,我们上风提虫。整个房间这时又热闹起来,这个说“精采!”那个说“霸王举鼎啊!我头一次见到!结棍!”还有人说格局太好看了,输分也开心!窑家早就去外面叫来差头,我们上车绝尘而去,在车上问小潘,“晚上再格一场?"回答当然是极力反对。就此当天大胜而归。
    接下来几天我带着潘家老三永明,捧着个二大王满上海找模子约斗,去过黄浦、闸北、浦东、虹口、杨浦等等多处,一路又胜了7、8场,基本都是一口拿下,其中还有连斗的。二大王是毫发无损,看上去神态越发精神,经它斗败的虫子多是非伤即残,有断腿去抓的,头项爆裂的、牙板打歪的反正啥情况都有。年事久远具体细节、场次已漠糊,直到这天的一场大打至今我还记忆犹新。那天是朋友毛头来叫我,说周志浩和白脸在他家想找人会虫,我一听来了劲,因为这段日子二王越来越难找对手,它的名气在整个上海斗虫人群中已沸沸扬扬流传开来,每当我出现在各处斗场时都会迎来大批人围观,为的是一睹二大王风采,在这样的情景下谁人还会拿虫出来跟你斗,避凶头都恐至不及唉。于是来到毛头(万惠平,与我合伙开游戏机房的朋友,当时我俩在南工俱乐部的游戏厅日收入过万。后来他去澳门赌场百家乐叠码成了亿万土豪,题外话一笔带过)家,周志浩早已恭候。说起老周可是虫界大亨,虫界无人不知晓其大名,每年大养户都会把自己的棚顶给他送去,他性格豪爽挥重金如粪土,全上海收虫他出价最大,前提是你要有好虫。坐下会虫开始,他带的三条虫龙形都是4斟上下,估计是他的军师白脸早预谋好的,因二王吃饱肚皮才3斟半,他们早就了解。接下来他们很客气随由我从三条虫中挑一条。一条独腿红牙紫,拍子数它最大,头大过项,那付牙齿因过于奇大以至落在盆底将个硕大的脑袋撑了起来,故头一直是抬着的,拖着个长满钢毛的超长腿,威风凛凛趴在盒中一动不动。另外一条是白牙青,此虫色、相、形、牙、头项、肚挡、六爪、尾锋全线长足,柜台型身板,照内行来看就是找不到一丝缺点,虫品级又高虫谱里可是占上前位的。再有一条虫我印像淡薄已记不起,反正看色相就是个特级上品。三虫之中白牙青厘码略小,我也拿不准主意,心想拣小点总没错吧,就指定了白牙青。落格起闸开斗,那白牙青双须一扫立马张开那副白瓷般的巨牙迎了上来,二王二日未斗也早按捺不住嗖地冲了上去,四牙相交双方发力,由于腿力相当谁也推不了对方,相持不下之际均一使力,上半身抬起搭了个桥梁,依稀还能听到吱吱的齿嚼声。搭桥足有十几秒,二大王开始发威,趁对方步伐有点不稳的当口,身子一拖一耸,硬是一口气顶住白牙青一路将他推到斗格边,直到此时二只虫都没松牙依旧紧紧咬在一起。到了栅边上后,白牙青反倒在地形位置上占了便宜,用双腿抵墙趁势嘴门发力来了个豁出去的绝命夹,好个二大王,此时好像是胸有成竹,牙口头项同时发力,一个大背包活活将那白牙青从背上往后摔了出去,只听啪嗒清脆的一声,白牙青被摔到有机玻璃栅子另一边墙上,弹下着地,木了片刻,二王起叫,对方芡草。好个红牙青,吃了介大的生活居然有牙!还双方起叫!但眼尖的白脸说:坏了,项皮出水!果见那虫项侧边渗出一滴白色浓浆,水珠在不断变大。两条虫领正后重新交面。我此时已擦去手心的汗水,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因根据经验,项一打爆再好的虫也反不过盘来,就像人流着血,再想使劲也力不从心,那流血会更快。那白牙青还算霸道,又和二王对上了牙,进口二大王稍一使力,那虫就一阵颤抖自动退夹而去,落闸后白牙青还是有牙起叫,但格局已定,起闸后一照面就落荒而去,但也算得上一只上品大将了,只是今天遇到了对手,虽败犹荣!事毕周志浩提出再连斗他的那条独腿,真以为我是葱头了,二王今天头遭开了大打,回去调养还来不及哪。我推说,你那独脚打我双腿肯定吃亏,我可不想占你便宜,改日吧。把他气的不轻,说了一堆不中听的话,我没理会,上风气量要大。但后来我和周志浩还是成了好朋友这是后话。当天小潘带虫回家由老潘调养。
    隔天遇上了白脸,他说那白牙青是老周的棚顶,早秋时2组收的毛口,经几位大师评估一致认定此虫为将王级别,养了一个月,前天刚开毛,一口上锋重创对方。未想昨天出师就折戈正好遇上大冤家,懊恼、痛惜之心不言而喻。再说二王,开大打后依旧如故,身上连抓须都无损伤,笃定能趁胜再战,无奈我寻斗无门。那天去了阿八头家,他说正好明天有场约好的吊斗场子,问有否兴趣,我答好啊,正愁无人应战就去吊斗吧。因为讲好是干吊,我就让小潘把虫松来让阿八做龙形。其实我一点不喜欢吊斗,不做龙形嘛吃亏,做嘛简直让虫受罪,饿它不说还要蒸桑那放灯下烤,搞不好做过头一命呜乎,违背自然的事总不好玩,试想让泰森去做个龙形放到轻量级去拳击不知何果。第二天坐了个闷罐车(窗帘拉死)去了个不知啥地方,进去后屋子里长桌已摆好,黒压压几层人围着。二王放阿八头余字号盆堆里,上称二王30点,排在老后面斗,因是中档分量,由大小两头先会。那个等啊真烦人,过称花了1多小时,接下来是配对又好长时间,二点为正码,迭上后一对对的放好,然后开斗,小一对、大一对依次轮番。斗的时间就更长,30来对逐个拼杀。等到二大王上场虫局已接近尾声。台花不大300根,帮花全进栅里。对方是条白督,拍子大二王2圈,项上一层白沙,翅叶像透明玻璃纸般,一付带金钩的板牙,甚是凶煞。人群中已有人认出了二王,这下没戏,帮花捞不到不说,对方虫主已领会到碰到凶才积,表示就对个台花。见无人接花于是开始放口,从八扣喊到七扣,总算又捞到2K,于是开斗。两虫交口,那二大王好像斗督已有心得,格局像在沙场街那次一样,上去一个单箝咬住白督,头一歪把它翻身按住没放,那白督白肚朝天挣了几下,仗着牙大劲粗总算脱口,打了个滚别头就窜走了,一路到底再也补不出牙来,比沙场街那条督,算是没咬死但败相差不多。回去路上已是半夜,我说再不去吊斗场子了,没劲,不如在外面野斗会虫来得爽,说得他们全笑了。
    接下来几天没会到虫,我又不想去吊打场子,正巧老潘有杭州的虫友联系约他去杭州玩,还说那边出了条王,打遍杭州无敌手,我一听说好啊,于是立马一起坐火车去了杭州。那时的火车慢,要十来个小时才到,下车时已天黑了,来接我们的是杭州蟋蟀协会李会长,老潘的大名潘志链在那边很响亮,都是在全国斗蟋大赛上认识的虫友,每年都会聚一聚。当晚请我们吃了饭安排进了宾馆,并约好第二天会虫。一夜无题,第二天去了李会长家,几个人已在恭侯,有人发声音说你们带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0 21: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馬哥 于 2017-10-12 16:18 编辑

    虫产地何处啊,如是山东虫不斗哦!老潘何等人啊,立刻顺着他的话语说,是条杭虫,是小孩子在你们郊区五堡捉的!会长他们听了就开始看二大王,说对对是杭虫没错,我们最了解杭虫,你看它那头形,还有、、、、、、,我在心里窃笑。于是打斗开始,谈了个数目不是很大,也就和二王前几笼差不多吧,因是朋友相互也不逼花,就此开斗。他们那虫厘码和二王相差无几,比我们宽一草但没我方高厚,虫色为紫三色,紫头蓝项金背,细皮嫩肉白六抓,在盆里游走时身子能弯成个月芽状,可见腰档之灵活,盘打绝对是条好虫!已走十几路,打遍杭州无敌手。但在这场沪杭跨地大战中紫三色碰上了尅星二大王。斗的格局极简单可谓是一口见胜负,双方起叫碰面双劲夹,那虫被二王咬得腾口蹦上一尺多高差点撞上围观者的脸,跌下格子内身子缩成一团像个小肉球,待回神后已无牙可补,就此结束收兵,二王又出一笼。会长等一干人赞声不绝,都说遇到真虫王了,真正厉害啊!那条败虫可是杭州的虫王啊!但败给了老潘的“杭州虫”也不失面子,虫王还是杭州的!从此二王的出处在后来流传中成了“杭州五堡”,究竟根底我想只有天知道了,这讲不清理还乱的事任由哪个虫界权威都是不能下定论的,都是凡人嘛。得胜后我们也没去游玩,直接打道回府,二王还要斗下去呢,决不让它提前养老,这就是我的宗旨。(讲过笑过,我把它当虫杀手来用了),令人想不到的是,回上海后二王在一场“小打大”时出事了。
    回来后我还是捧着个二大王到处找人会虫,一般都是通过朋友去比较远的地方斗,因为在认识的熟人圈子里根本没人应战了。那天在天山路一栋老公房里斗了一场,二大王一口把对方的牙咬得别了出来,上风后已走到门外,前面来了几个人手里拿个盆,见小潘提个包就上来问:“虫有伐,斗斗小花有伐”我让他们打开盆盖一看,见那虫厘码很大就说比我们大太多了,本想离开时那个拿盆的人说,会会看好伐?如我的虫大方口也行。一句话激起我的好胜心,就对小潘说同他们会会看。结果就回到刚才斗的那家屋里,虫落格后一看,小潘头摇得像拨郎鼓连说不行,大人打小孩。他一边准备收虫一边劝我快走。小潘这人脾气性格好说话也慢吞吞的,虽是替我会虫把关的,但平时我一来劲他根本拦不着。那虫主就说,100根斗你800元,放8扣。一句话说得我来了火,二大王斗到现在只有它放别人口没人家放它的。我又看了下他的虫,觉的他那条虫要色没色、要品相没品相,而且有点老相,就是比二王大许多,大概接近5斟厘码。我就说斗500根,也不用你们放口。虫主说,没那么多花,100根是几个人拼的。那我说算了,心想比我虫大一斟多本来就没把握。正想离开时旁边有人说,400根我接。一看,就是第一个和我们斗虫的,他的虫被二大王一口咬得牙翘起来拆脱了,还输了5K,正想翻本呢。于是话已出口不斗也得斗了,芡草后双叫提闸,虫会面交口,二大王抢上去就想捉它单箝没咬着,对方牙实在太大了。两条虫在喷了几口后终于紧紧咬在了一起,双方都想拚着命向前顶,牙咬得咯咯有声。直到此时我才有点后悔,大小实才相差太多了,二大王简直是在斗一只蟑螂啊,头、牙、项、高厚长短后三路全部输对方很多,就像轻量级和重量级拳手在交劲。凭着不屈的斗性与蛮力,二王顶住了那推土机的进攻,但尾锋后面那团肉已微微在跳动了。一阵噬咬后两条虫同时使出了最后绝命一夹,从格子中心向两边弹开,噼啪两声都撞在壁上,须都定了,均趴着不动,晕了。再看那对方虫牙已闭不拢一直咧着,而二王却已饭板落下没受损伤。待双方下草后都有牙,但都叫不出声,脱力了。领正后二王上去交口,对方虫咧着牙没反应,牙已不能合上没了夹口,此时却怪事发生,只见二王别过身来用后抓去踢那虫,那虫挨踢非但没逃反倒瞿瞿起叫,就这样我们失了一局,落闸打草二王虫性八角但就是叫不出,起闸再碰头重复了上一幕,二王不再去咬它只是使劲用后抓踢,好像在说你牙也坏了已经输了懒得理你滚吧。而那对手却越叫越来劲,我听到那是长叫声,痛叫嘛。但局面是这样我们只能认输了。就这样二大王成了二先生,后经老潘调养了三天,我不甘心又拿它出去斗,相不到丰采依然一路上风又是十几路。
    回去后我遭到了老潘和诸多朋友开的批斗会,大家并一致认为二王战功赫赫,现既已斗败,应就此封盆养老颐养天年,不能再堪重任。我是虚心接受却又屡教不改,嘴上连连答应心中却暗暗盘算再让它斗一场看看,因为有消息传来那条斗赢二王的大虫死了,其原因当然是牙受伤合不了口以致不能进食进水而亡。这更坚定了二大王不是真败的看法,于是几天后又拿它去斗了二场小花,二王也真是争气,二上风,并且局面、夹口等一如以往,一点不像是只“败老二”的样子,使我信心大增。当时二大王斗败的消息已像一阵风似的传遍上海斗虫圈子,当我来到南市一个叫杨家栅的地方时,很多认得我的虫迷都围了上来,因为其中多人见过二王并知到它已败过,看我还拿出来斗当然都哄笑起来。在一群人的窜唆下,有人立刻回家拿来一条虫来会,比二王拍子略大点,虫色干老焦黄,头大项宽还是个无声反搭,一眼看去就是条恶虫,旁边有熟人告诉我说,这虫已打遍周围豫园地区无敌手,还斗赢好几路外区过来会虫斗大分的,从早秋至今已走二十几路,斗口奇凶无比。围观的人迅速增多,我和小潘随着他们进了一家石库门房子,跟进来的人挤满了整个天井。进屋后桌上有现成斗格,双方落虫,大小还算正码,于是议台花,他们问我想打多少,当然意思是那边人多开再大也能接。我说既然来了就满足大家,你们把本打和帮花全点清交窑家,我全接就是。他们一听皆大欢喜,有二个有声望的立刻负责收帮花,为便于记数都凑整的拿上来,有一人独帮的,也有几个人凑的。不一会儿已收到一大堆,加上虫主本斗,一清点已接近4组,监板起闸前我问了下虫主说,今天大家高兴干脆凑个正数,共5组好吗?虫主与旁边几人一商量起了“洋盘心”,一口答应。这也难怪,玩虫的人都知再凶的蟋蟀一旦败过一般都无用了,逢斗不会再尽力,要么假牙要么一夹就跑根本不能再担重任。因此他们胆也大了起来。好局开始,一开闸二条虫立刻打了个满口,咬着后发力一顶,双方劲都奇大以致虫身向上竖起离地,六抓相互抱在了一起结成了球,“唆啰啰”一阵响,那球在斗格里就地滚了个大圈,随后啪的一声,那老黄虫已弹出格子跌落到桌子底下去了,可见斗口之重。见状我立刻说,大家都站着别动,当心踩到虫。在这种场面我曾吃国亏,有次在大杨浦斗虫,对方被我的虫一背包夹摔出跌到桌下,待虫主将虫提上后一看已成肉酱,有边上帮花的看苗头不对,偷偷伸脚给踩死了,于是虫局不了了之。再说当下,虫主俯身去套那虫,动作像慢镜头,当然想给那虫都揣口气,下面是水泥地,虫再好也得跌个半死。捉起后虫主在网中观察了一会,那虫还能在手心爬,并看不出损伤,于是落格再斗。无声反搭底板老足真是条好虫,进格一打草依然有牙振翅起叫,虽是听不到声音但二大王早有察觉一路寻了过来,那黄虫也不示弱迎头又对上了口,这次是个闪电夹,二王又一口重夹把敌手打得撞上栅子壁上定须木了。点草无牙下闸,一分钟不到黄虫又补出牙来,但这回不行了,起闸后两虫一碰面刚擦到牙黄虫别头,二大王在后穷追不放,胜负定出。此次战绩是二王开打以来最好的一场,场面精采战果也超过以往任何一场,直至往后很长一段日子人们提起这场恶斗都是津津乐道。(待续)                                       

点评

精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13 23:31
发表于 2013-11-20 21: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分享{:soso_e100:}

点评

期待  发表于 2013-11-23 21:13
29续三大王  发表于 2013-11-23 20:38
发表于 2013-11-20 21: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soso_e163:}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38
发表于 2013-11-20 22: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42:}{:soso_e179:}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39
发表于 2013-11-20 22: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83:}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39
发表于 2013-11-20 22: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
发表于 2013-11-20 22: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soso_e163:}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0
发表于 2013-11-20 23: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soso_e181:}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0
发表于 2013-11-20 23:31: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牛了。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0
发表于 2013-11-20 23: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馬哥 发表于 2013-11-20 21:04
虫产地何处啊,如是山东虫不斗哦!老潘何等人啊,立刻顺着他的话语说,是条杭虫,是小孩子在你们郊区五 ...

好文精彩,期待续篇!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1
发表于 2013-11-21 01: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42:} 精彩{:soso_e179:}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1
发表于 2013-11-21 08: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马兄辛苦了,好。{:soso_e179:}{:soso_e160:}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2
发表于 2013-11-21 10: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最勾人哦{:soso_e117:}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2
发表于 2013-11-21 10: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soso_e179:}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2
发表于 2013-11-21 10: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0:}{:soso_e142:}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3
发表于 2013-11-21 10: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故事!{:soso_e163:}{:soso_e179:}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3
发表于 2013-11-21 11: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故事,动听。{:soso_e163:}可惜年代久了,要现在,至少有照片,弄好了还有录像,真想一睹芳容{:soso_e120:}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3
发表于 2013-11-21 11: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精彩了!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4
发表于 2013-11-21 12: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太精彩了,顶顶顶顶。{:soso_e142:}{:soso_e179:}{:soso_e163:}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4
发表于 2013-11-21 12: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太精彩了,顶顶顶顶。{:soso_e185:}给力。
发表于 2013-11-21 18: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soso_e179:}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4
发表于 2013-11-21 19: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soso_e163:}{:soso_e181:}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5
发表于 2013-11-22 12: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0:}{:soso_e179:}{:soso_e163:}非常精彩!期待后续。

点评

29楼续三大王开始  发表于 2013-11-23 20:4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虫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虫网蟋蟀论坛 ( 苏ICP备13046818号  

GMT+8, 2017-10-23 16:15 , Processed in 0.093567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主机支持:安雄科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