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虫网

 找回密码
 虫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小馬哥

[分享] 【92年潘志链先生的三只虫王 作者:杨平 童逊扬】全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9 09: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这张照片是上海土虫三大王吧。

点评

回上海后打电话给那个北京的介绍人,责问他到底带来的是些什么人,我们说这分明是有预谋的骗局,他支支唔唔说不清,大概意思是他也不认识对方,是朋友的朋友介绍的。这种事去追究本来已毫无意义,还好没啥损失,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2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9 10: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馬哥 于 2013-11-30 09:27 编辑

   
  手上有了个三大王,我斗虫的兴致更浓了,那几天真可谓是连续征战,到东到西四处寻斗,我的信条是多抢笼数,至于斗花的数额嘛,倒是不太强求,从几K到几W不等,只要会上了虫,斗的尺码基本由人说,有三大王这条极品在当然希望斗花能大些、多斗几条,我以往斗虫也这德性,很多人笑称我是“天斗星”“越大越风凉”,呵呵笑过笑过。但是虫太好烦恼的事也跟着来了,有人问为啥?就是这三大王实在太厉害,与之对阵的敌虫都是被它一触即溃,从未曾有过斗上第二口的,十几次下来场场如此,这就产生了个问题,碰到对方虫主有识货的,或是对方虫被三王咬伤、挂彩的那自然无争议,可碰到对方是个不太懂虫的甚至有几个装孙子的,那麻烦事就来了,他们会无端指责你的虫“有问题”,所谓“问题”无非涵盖几条疑问:涂了什么东西,吃了啥兴奋剂,还有更直接的是“凭啥你敢这么小斗我这么大”总而言之一句话,你这虫是“药伯伯”。为此起纠纷不少次,一般我都是不与他们多作争辩,既然不认输斗的花就免了,提虫走人吧。我总是在心里劝慰自己“肚量要放大,有事化无事”,何必为此闹得双方剑拔弩张,不就些许钱嘛。当然同时也提醒自己以后斗虫得看准对手,尽量避免这不愉快的事发生。但这是防不胜防的,记得有次在朋友家,遇上的也算是“市级模子”,我们南市的,人称“江南第一草”芡草功夫了得,但斗品就不怎样。(名字我略过,有跟本贴318楼虫友提及的“五高手之一:划草某某某,便是),那次他的虫会上了我的三大王,开斗一个触电夹被击败,他当即翻脸说我的虫“有家生 ”争个脸红耳赤的,当然目的是赖帐,最后不了了之。再说个趣事,有惊无险的,供大家一笑。某天有朋友介绍去一处会斗,很远在西渡,闵行还下去,那时还没高架路得摆渡过去。听朋友说对方虫很凶是当地虫王,大小约2斟7、8,要求斗花大些。于是我们一行人就出发了,花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到了那里,进了那朋友的同事家,是在四楼。因事前已电话约好 ,很快一群人也带虫来了。他们那虫是条长衣,虫色、相、形都极佳。三大王比那虫小不少,那虫主见我肯与之交量自然高兴,他本斗1组,跟来的人加起来帮1组半。二虫刚一照面,牙还未进嘴门就被三大王一口啄得急步后退别头逃去,再也打不开牙,还没待落闸那虫主就说:“这样的格局不能再斗下去了,我的虫你去打听打听凶到如何程度,那会像这样碰碰牙就跑路的。”我想他是真的不懂“天外有天”这道理,就跟他解释说我的虫你也可去打听,都是这样一口头致胜的。结果是他死不买帐,跟来的人都在旁起哄。见无道理可说,我只能作罢,让他们提虫走人。本想自认倒霉白来一场还遭人赖皮,不料事情还没完,坐了约莫十分钟,听得楼下有噪杂声,站在阳台往下望只见下面一大堆人朝着我们指指点点,人群圈子越围越大。我们一看都说不好,看这架势是想来寻事了。于是我让房主先找地方把三大王藏了起来,免得遭抢啥的。接下来再去观察动静,不料人群非但不散反越聚越多,不知这偏僻地方哪来这么多人。看来事情要闹大,我们不得不商量起对策来。这时带我来的朋友说,他有个要好邻居从小一起玩大的,当兵回来在某局当专职司机,平时开的警车且很自由,叫他过来接咱们。当即一个电话过去(那时手机叫大哥大),朋友邻居真是仗义,一口答应说告知地址他马上出发赶过来。挂下电话总算吁了口气,但等人的滋味还是难熬的,因路途太远,那年代交通可不像现今这么方便。在等待的一个多小时里我们不时朝楼下张望,但见那批人一点没有散去的意思,看样子是吃定我们了,要回去总得下楼啊,就在这堵着。长时间的苦盼后,一阵尖厉的鸣笛声自远而近呼啸着过来,停靠在楼下的路边。再看那群围着的人此时一哄而散,比黄鼠狼溜得还快,一定是认为来抓人了,不跑待何时!见状我们立刻拿好三大王,下楼鱼贯进了那辆警车,一路心有余悸,都在庆幸总算离开了事非之地!
   当然, 这种事并非天天发生的,否则我早就让三大王歇阁了。西渡回来第二天,照旧带着三大王去征战,成绩不错二上风,均一口一只且对方未有争议。傍晚听老西门一个开窑的朋友说今晚有人去他家会虫,问我去吗,我说当然去。当即匆匆吃了晚饭,顺便给三大王也吃饱喝足附带踢了个蛉,它跟着我也不得空闲,白天刚斗了两只晚上还得出去战斗。到了那场子进去一看是金陵路宏伦,上海滩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市级模子,他家也开窑我去过几次,记得有次提了一只包去他家会虫,因去晚了刚到他们弄堂口发觉人山人海在那围观,一问才知宏伦家窑口爆脱了,再一看警车停在马路对面,苗头不对我立刻就滑脚。那年代斗虫这种事常发生,有一次在海宁路一窑家,斗到一半我出去潵泡尿,他家离公厕有点远,等我回去还没进门只见里面一个个抱着头被押了出来,我别转屁股就跑。这说明我这人在斗虫这件事上运气蛮不错的。呵呵扯得远了,话归正题,进去后宏伦见我只带一条虫就说他也只有一条,于是直接落格看。不用说,他那虫比三王大很多,有三斟多,放在格子里一比明显大出一斟多。小潘在一口拒绝说斗不了,拿出过笼就准备提虫,我说让我再看看,于是伏身看他那虫,果然色形俱全,整皮整色柜台型身板,牙大拖地是条青虫,我也不识其名故且叫它为正青。看我在犹豫,宏伦不亏为斗场老手,说来也来了就斗一场吧,这样,大家都没啥把握,台花小点好啦。其实我此时在想最好弄大点。宏伦见我有肯斗的意思立刻拿出一块包虫盆的手绢,张平后盖在斗格上面,这样有二个意思,一是说明会拢了剩下的事就是斗多少花,二是怕我再多看几眼会反悔。于是我问他们想斗多少,宏伦说他们人多有5个。此时他们的心理很明瞭,大出对方1斟多厘码这可不是常遇到的,台花自然越大越风凉。见我没反对,他们把身上带的都凑了出来约3组多,议定后起闸开斗,局面嘛是千篇一律,正青张开那看似能一口咬掉三大王头的出格大板牙冲了过来,还没来得及交上口就被三王以闪电般的啄了一口,登时倒退好几步,须定翅哑。宏伦带来的人一陈叽叽喳喳,说的当然不是什么中听的。这时宏伦不愧是大将风度,说声“吵啥吵呢,看看阿拉虫,嘴门都出水啦!”于是都去看那正青的牙口,果见一滴白糊糊的浓液从饭帘下渗出,进而流下打湿了草纸。接下来补牙,正青吃痛避草,落闸到底无牙,三大王再次一口定乾坤。就这样一连数天场场获胜,三大王的名气迅速传遍上海滩各个角落! 俗话说得好:人怕出名猪怕壮。虫也如此,自从三大王的名声开始沸沸传扬,会到虫的机会越来越少,上海的斗虫圈应该算是不小,但也禁不住街头巷尾浩大的玩虫人群一传十、十传百的免费推广,因此带着三大王无论走到哪,总会被人认出(加之本人在虫圈斗虫一项曾小有名气,是三大王的虫主想必早已耳闻),其结果是围观者多,与之会斗者基本没人,这与我的期望是大相庭径,照我的期望是最好让三大王一天能斗上几场,这成了空想。怎办,我想到了去吊斗场子,在那里只要厘码叠上,你不想斗也得斗嘛!于是由朋友牵线去了湿吊场子,湿吊比干吊来得合理,开斗前让虫吃饱喝足再过称,做假成分较小。某天晚上去了浦东一家社办厂,在制衣车间内,地方足够大但还是人满为患,100多人聚在那里,中间摆了个特大的长枱还是围了个里外三层。例行程序开始,先由负责加食喂水的往每个盆里分料,待规定时间过后再将水、食提出,然后是分别上吊称,那是用的是象牙杆的小吊称,一小格为一点,大格为一斟。七、八十条虫好长时间才搞定,每个盆上都用粉笔写了斟数厘码。接着叠虫,那天运气好,三大王居然叠到一条比它还小的虫!三大王是2斟,那对手是一斟九,正码。开斗不久就轮到三王上场,因为先从大小两头斗起。落格后叫花,对方虫主早就在大叫晦气,说触霉头正好碰到了大钉板。当然花是逼不上去啰,就打了个枱花5K,边上无人敢帮花。对方虫是条青督,笼形上还是占三大王不少,深色衣翅闪闪有光,一芡草獠牙八字大开,真是够威风生猛。双叫起闸,那青督嗖地窜了上来一对大牙冲着三大王就想下口,三大王不慌不忙稍一抬头接招,只见那督突地一个趔趄,虫身抽搐了下随即窜向一旁,前抱抓不停挠脸,一滴浆水已顺着饭板流下湿了草纸。接下来的事顺理顺章,三大王获胜而归。次日又去了延安东路一个吊场,是个公司的会议室。讲好的枱花是1组,来的人都是熟面孔,市级模子会串,那真是人精多一个,见我到场知道带了三大王,趁还没过称有几人托故撤走了和三大王厘码接近的虫。其结果是,那天三大王过称19点,往下有条16点的小虫,往上最小23点,真叫前不巴村后不巴店,叠虫后三大王轮空,白去了一趟扫兴而归。在那场子上遇到阿七、阿八两兄弟,他们问我去不去北京,那边有虫友来联系约斗,我说好啊,三大王在上海滩看来难找对手了,干脆去远点地方。就这样,次日我们就去买了去北京的机票,欲知后事明天我再接着讲。(待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虫友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 19: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我们商量好后决定说走就走,当天下午就买了去北京的机票出发了,同去的除了我和阿七阿八两兄弟还有黄岩人小何、旧校场小耳朵一行五人,带了四条虫,我的三大王,阿七、阿八、小耳朵各带了自己的棚顶,小何是跟去看热闹,他也是个超级虫迷。有跟帖的虫友提到蟋蟀坐飞机会出问题,但好像并非这样,反正来去事后都未见虫有任何异常,倒是坐火车路途颠簸耗时很长又得防虫脱水诸多麻烦事。到北京飞机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傍晚时分就进了一家宾馆,料理好虫之后吃了点饭,接下来北京那虫友就带人过来了,一行也是5人,其中有两个人有点岁数的,带着八角帽,穿着中装,像干部模样,反正当时在上海也很少见到这身穿着打扮。他们也带来了4、5条虫,会下来叠上了3对,三大王最后叠上,放了对方约6、7点厘码。最后议定台花每对7组,然后就开斗,第一对落格的是阿八头的棚顶虫乌头银翅,虫相当青春,阿八头养功确是了得这众所週知,十天前开毛,后来又斗过2次大场,均一口拿下,一对勾子牙厉害非凡。对方落格的是条黑紫黑红钳,一看也是条恶虫。上去后平口一夹,双方发力生猛,跌开后双方起叫,牵正再斗,这次乌头银翅一个喷口将黑紫弹出老远,自此那虫虽芡草有牙却再不肯打,回面就逃。照例这种毫无争议的格局应结束了,但非也,那边的几个人竟然同声指责说有问题,那头带八角帽的说话口沫横飞,语言粗蛮完全一付街头无赖的嘴脸,其中有个年轻的更是直接把手伸到阿七头口袋里,随即掏出一盒万金油小铁罐,不用说这是他早就藏在手心中的,然后边问这是什么,边撩手就抽了阿八头一耳光。看这阵势我们立刻明白了,他们是早就图谋策划好来的,一旦赢了就拿输了就找借口赖花,真是江湖险恶啊,到处都有这种烂人,问题是介绍人从哪找来的这些个痞子,如是正经虫圈子里应不会有这种人和这种事吧!再看那带人过来的那介绍人,此时已经不知所踪,看苗头不对早悄悄溜走了。事已至此讲道理是根本没用的了。另一个穿人民装带八角帽的把所带的靠克箱啪地一声打开,指着一捆捆的纸币说他们可是诚心来玩虫的。希奇,带着钱做道具吗,这能说明什么呢。我们要他们把那个介绍人给找来再谈如何解决。看事情僵持着,他们也不敢贸然动手抢啊啥的,就只能语言威胁说要赔多少多少钱,要不就要找人来摆平我们。怎办,最后我们只能用缓兵之计,让他们去楼下大堂等着,反正我们跑不了,先把那介绍人给找来再说。等他们下了楼,见他们一个个都手握大哥大在打电话好像是在呼朋唤友叫人过来,这样下去可不行,事不宜迟,我们先叫来服务员,让他先去总台替我们结了帐,然后给了他些小费,问他此楼有无后门,他说有,于是在他带领下我们从一个消防楼梯下去,直接从宾馆后门走了出去,反正本来没啥随身东西,就几个包行动方便。出门马上叫了个出租车,对他说找个宾馆,不一会他就拉着我们到了一家叫奥林匹克的宾馆,还是五星级的!真是霉头触足,被人赖分不说还弄个落荒而逃,想想真气,又想想总算滑脚快没搞出什么事,尚上大吉也。当晚睡了一夜第二天我们立马去机场赶回了上海。    待续
发表于 2013-12-2 17: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 20: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yxz 发表于 2013-11-29 09:40
上面这张照片是上海土虫三大王吧。

   回上海后打电话给那个北京的介绍人,责问他到底带来的是些什么人,我们说这分明是有预谋的骗局,他支支唔唔说不清,大概意思是他也不认识对方,是朋友的朋友介绍的。这种事去追究本来已毫无意义,还好没啥损失,以后再不贸然去这种地方就是。这次去北京三王又一次没斗着,回来后还是四处寻斗,我后来都找比较远的地方,小场子且有可靠朋友介绍,一般都不知道三大王这虫的。那天下午去了彭浦新村,那时候没地铁那边也算离市区偏远。我们坐镇在朋友家,他去附近找人来会虫,讲好专挑当地斗虫名气大的,有凶头也不惧。整个下午在会虫、斗虫中很快过去,其间还真斗到了二条,至于格局嘛,我也不想多说了,三大王真正是条虫王,我猜想它肯定是所有虫迷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好虫,它的致胜法宝靠的是那副坚硬如铁的黑牙,还有快捷如闪电的咬合力,因此遇上这么多的强大对手都能一招克敌。小时候曾听一前辈玩虫的大叔谈起,说某年抓到过一条混身黑亮的虫,其牙也乌黑铮亮,勇斗三秋无敌手,待此虫过世后他突发奇想,想看看这虫牙究竟有多硬,于是把死虫的牙给掰了下来,你猜他怎么着,他把那虫牙放在切菜的枕板上用铁鎯头使劲一敲,只见那虫牙竟丝毫无损地深深嵌入了枕板中,可见这真像个铁牙一般啊!以前我对这故事将信将疑,自得了三大王后我算是信服了。一口致胜的虫斗起来过程当然简单,谈不上精彩让人不过瘾,但它能走长路啊!试想一条凶头虫和对手在盘中殊死拼杀,吃夹还夹抱夹滚夹球夹,你来我往缠斗了十分钟之久,那气力和口数放在三大王身上能斗多少虫啊!再说经过如此精彩激烈博斗,即使胜出的虫往往离下一场下风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在这光顾谈虫的格局了,话归正题,那天离开朋友家天色已晚,本想叫车回家,从他们新村走出来时经过路边一排平房,门口围坐着一大帮子人,其中很多人穿着劳动布工作服,想必是附近上班的工人,那排平房大概是他们的舍所吧。见到我们提着个包路过,就有人上前来问,阿有虫想斗伐?我答,是有一条小的,他们一听马上说,会会看好吗我们也是条小虫,于是跟着他们进了平房,坐定后有人去别处拿虫,说很快就到。那留下的几个说他们是附近厂里的,这里正是舍所,下班没事都喜欢玩蟋蟀。奥,是工人阶级啊,老工人,这可是虫圈子的人对上班族的一个戏称。我对老工人一向敬畏有加,其原因要追朔到前一年虫季,那次在南市白渡路我拿了一条自己的棚顶虫去会斗,来的是上钢三厂的一大帮子人,有一大半给窑家拦在门外听消息,斗局经过就不说了,他们定的枱花是7K,一分不能多也不能少,最后我的棚顶经过激战败给了他们。付花时为首的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惊呆了我们,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张三100,李四200,总人数竟有50多个!原来他们转炉车间有人出了条好虫,整个车间的人汹涌帮花,今天来的人只是一部分!这真是一段佳话!想像他们得胜回去后满车间的人兴高采咧的样子!嘿嘿又扯远了。话再说回当时,待那拿虫的回来后放在桌上两虫一比,他们的大三大王约一圈,估摸大四、五点,当然愿意斗,而我本来就是来者不拒,于是双方落格。枱花嘛逼不上去,免强讲到了3K,是三大王所斗场数中花最少的一次。斗局开始双方芡草,老工人的虫是条重青白牙,正当斗龄时值晚秋还一圈项毛白乎乎的,虫身规矩无一出格之处,一对棍子形的小白牙开当也很小,整皮整色柜枱形肉身,随着虫草牵引转步有力抓子撩得格底草纸嗦嗦作响。真是条好虫!待到两虫刚抵上触须,说时迟那时快,瞬间已是闪电般咬在了一起,请注意我说的是两虫紧紧咬住了,这对三大王来说可是头一遭,以前从没见过有虫能打进它的嘴门,可这重青白牙却做到了。咬住后的两条虫十二抓相抱往空中翻了一个球夹,落地后双双跌开,我赶紧去看三大王,还好毫发无损,再看对方,双须摒裂已成了个盲子,双牙一前一后明显已经拆脱。两虫都未起叫,双方补草均无牙,直至虫局结束,双方都成了无牙的哑虫!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正因如此局面谁也不能说自己的虫赢了,所以二方一致同意以和局散场,这在我整个斗虫史上也极少碰到的。回去后的第二天我心有不甘,拿了条普通虫与三大王再抄了一下,但三大王自始至终再不开牙,真叫人悲情顿生,欲泣无泪啊!我遐想也许三大王真是条通灵之虫,它有自己的信条理念,就是一旦有敌虫打入它的口,它将退出虫之江湖永不再战!以上就是21年前我的三条虫王之故事,那真可称为是它们的光辉岁月!在此告慰三条虫王的在天之灵,如能聆听到我的诉说,请你们来年金秋转世,投虫胎到人间,出现在听我讲故事的各位热情虫迷家的盆罐之中!再续虫王之精采新篇章!    全文完                                                  童逊扬写于2013年深秋
发表于 2013-12-2 21: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精采,写的也生动,看的也开心,谢谢你的好帖,{:soso_e181:}{:soso_e179:}
发表于 2013-12-3 08: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真不错,竟然是平局收官,意料之外啊!
发表于 2013-12-3 09: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好结局。童先生品高。
发表于 2013-12-3 10: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自有虫王在,平分秋色终圆满。
发表于 2013-12-3 15: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要顶!太精彩了
发表于 2013-12-4 14: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先生给我们大家带来图文并茂、赏心悦目的精彩回忆录{:soso_e142:}再次欣赏拜读{:soso_e100:}{:soso_e179:}{:soso_e163:}{:soso_e183:}
发表于 2013-12-4 14: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soso_e179:}
发表于 2013-12-4 15: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虫缘,太难得了,可遇不可求啊。
发表于 2014-8-13 22: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发表于 2014-8-13 23: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馬哥 发表于 2013-11-20 21:04
虫产地何处啊,如是山东虫不斗哦!老潘何等人啊,立刻顺着他的话语说,是条杭虫,是小孩子在你们郊区五 ...

精彩,

点评

还是你最会看~把最精彩的一句给复制出来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9-5 20:45
发表于 2014-8-13 23: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长 顶一下 慢慢看
发表于 2014-8-14 00: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精彩了,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14-8-14 01: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看完意犹未尽 感谢楼主与作者 :D
发表于 2014-8-14 03: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重青白牙也不是浪得虚名的!老三肯定也是吃痛了!
发表于 2014-8-14 06:49: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精彩了,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4-8-14 18: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精彩至极啊!!!
发表于 2014-8-14 23: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漂亮漂亮!
发表于 2014-8-15 14: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精彩,那个时候虫王多
发表于 2014-9-23 18: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精彩了{:soso_e179:}
发表于 2014-10-9 11: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有血有肉,高潮叠起,太精彩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虫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虫网蟋蟀论坛 ( 苏ICP备13046818号  

GMT+8, 2017-11-22 14:59 , Processed in 0.065019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主机支持:安雄科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